諸位法師,諸位同學,大家早晨好。今天早晨大會給我安排兩個小時的時間,我想藉這個機會,許多同修很久沒有見面,這一次的聚會非常難得、非常稀有,有這麼一個緣分我們能夠在一起,把這些年來學習的跟大家分享。我們這一代人過的生活比任何一個時代的人都辛苦,這是事實,從佛法上來說,也可以說是比任何一個時代都幸運。這話怎麼說?宗門祖師大德常講「你會麼」,關鍵是你會不會,如果真的會了,這個時代也是稀有難逢。為什麼?會了的時候在這個時代可以成佛作祖,這多不容易!這個原因就是屬於一種逆增上緣。所以我們嚮往六和敬這個僧團。但是能不能做到?我這一生不敢有這個指望。

  三十多年前我第一次到香港來講經,到達香港先去拜碼頭,香港這些大德們我都到那裡去禮拜。因為我們是後學,人家修行輩分比我們高、修行出家比我們久,這是禮貌上應該要去拜訪的,要向他們請教的,也懇求他們護持講經的道場。那個時候來,我記得是一九七七年,四個月的時間,兩個月在九龍,兩個月在香港。在九龍,是在界限街倓虛老法師的中華佛教圖書館,那佛教圖書館有多大?給諸位說,整個面積只有我們這一半大,只有一半大,現在還在。館長是暢懷法師,一直還是他,現在好像還是他。在香港那邊後兩個月在藍塘道壽冶老和尚的道場,那個道場整個面積大概就有我們,包括房間、寮房,整個面積大概有我們這麼大,圖書館只有這一半大。所以講經的時候,聽眾大概有一百人的樣子,就擠得滿滿的。不是這個椅子,椅子太寬了,都坐小圓凳子,一個挨著一個擠得很熱鬧,在夏天的時候真的是滿身大汗。在那裡講了四個月,講《大佛頂首楞嚴經》,沒講完,只講了一半,經太長了,我們講得也比較詳細,聽眾也非常歡喜。

  香港這個地方學佛的人很多,但是都是喜歡做廟會的、做佛事的,不喜歡聽經。聖懷法師(前年往生了)、謝道蓮居士這兩個人,好像是在那一年過年的時候他們到臺灣去玩,善導寺方丈請我在他那裡講一個星期,一年有一個講經法會一個星期,請我去講《普賢菩薩行願品》。我記得那一次講了八天,八天講圓滿,一天兩個小時。他們兩位去聽,到臺灣去玩,聽了一次,聽得很有味道,就不玩了,把旅遊就取消了,這是八天聽圓滿。聽了之後很歡喜,來找我,邀請我到香港來講經,問我可不可以?我說可以。他們就安排那一次的活動。

  在香港,認識了覺光法師、洗塵法師,這兩位是香港的佛教領袖,覺光法師年歲比較大,他比我大,洗塵法師年齡跟我們差不多,大個一、二歲的樣子,我們當時就談到六和敬的僧團。我說不要多,釋迦牟尼佛當年成道之後在鹿野苑開始講經,聽眾五個人,叫五比丘,我說我們能找到五個人,大家來修六和敬。我就禮請洗塵法師,我說你老人家帶頭,你是香港佛教領袖,帶頭,我們實行托缽。現在樹下一宿我們比較困難,但是現在用小帳篷,童子軍露營的小帳篷,一個人一個,五個帳篷排成梅花型的很有趣味,我說在野外我們這樣生活。我們在香港托缽,香港學佛的風氣很盛,那供養一缽飯輕而易舉,而且都非常歡喜,我說我們天天有好東西吃。因為他們都知道,我們可以把日期定好,星期一是哪一條街,星期二是哪一條街,就五個人。我說我們真幹,我們自己研究經教,有個道場我們每一天來講學。他們聽了很歡喜,歡喜過後就沒事了,就沒消息了。四個月後我回到臺灣等消息,等了多少年都沒有消息,到最後等到他往生了,消息還是沒有。所以這一樁事情是多難!

  現在整個社會,諸位冷靜看一看,細心觀察,科學技術是日新月異,新的東西往上提升,可是倫理道德在人文方面一代不如一代。批評、審判各個都會,都說在位的這些人種種措施有錯誤、有弊病,盡量的去揭露,等到他上臺了,比前面一個有過之而無不及。現在你就說我們香港當政的這些人,他做得不如人意,把他們拉下臺,你們上臺能做得比他好嗎?我們在整個歷史上看,一代不如一代,他權沒有到手、名利沒有現前,他攻擊別人,得到之後,他那個貪婪超過別人。不就是這樣的嗎?真正原因是什麼?我們要知道根爛透了,根壞了,根是什麼?根是倫理的教育、道德的教育、因果的教育,特別是佛法的教育,沒有了。所以根壞了,名聞利養沒現前你在那裡嫉妒、傲慢、批評別人,到你面前你比他更厲害,真的是有過之無不及。你明白這個道理,了解這個事實真相,你就曉得為什麼有這麼大的災難。這就是現代社會人、全世界普遍都有的這種現象,變成了二十一世紀的潮流、時尚了,這還得了!倫理沒有了、道德沒有了、因果沒有了、宗教沒有了、法律也沒有了,都鑽法律的漏動,法律不作用了,那是限制好人的,權威也沒有了,我們中國人講皇上也沒有了,這個時候怎麼辦?這個時候老天要收人了。這就是災難現前,老天收人就是災難現前了。

  我們從歷史上看,這歷史上沒記載,科學家告訴我們的,大概是在五萬到六萬年之前這個時代,他說那個時候地球上的科技比現在還進步,能源是從太空當中取來的,沒有噪音、沒有染污,這個地球上最強大的國家叫大西國,亞特蘭提斯。大概也是貪婪、邪行達到了飽和點,整個大陸沉到海底,叫大西洋,原來是大西國,沉到海底去了。科學家考證真有這回事情,潛水艇從大西洋海底發現,確實有建築物的殘骸還在海底,還能找到一些遺跡,證明這個傳說是可以相信的。我們在西方的預言裡面說到,將來大西國又會浮上來,可是浮上來的時候歐洲會沉下去,所以人也不喜歡它浮上來,浮上來歐洲也會沉下去。美洲也有一些問題,這個美洲至少是三分之一會沉到海底,我們外面那個地圖是美國人畫的,你們就能看到,將來的世界大概就像那個樣子。這些給我們嚴重的警告。

  我們可以說是非常幸運,在這一生當中還能夠接觸到傳統文化,我們愛祖先,我們愛民族、愛鄉土、愛這個國家,這很稀有,更難得的是接觸到佛法,接觸到淨土宗。同時近代科學家以科學的方法證明了生命是永恆的,也就是沒有生死,所謂生死是物質現象的生滅,靈性不滅,永恆不滅。佛講「一切眾生本來是佛」,這句話是千真萬確的事實,佛是什麼?佛是我們的靈性,靈性是相同的,我們跟蚊蟲、螞蟻靈性是相同的,無二無別的。牠造作一些不善業,墮落成螞蟻、墮落成蚊蟲,最慘的墮落到蜉蝣,蜉蝣很多同學曉不曉得?水上跑的那些蟲,在水面上你看牠走來走去。這種是最不幸,牠的壽命最短,只有幾個小時,那就是牠的一生。佛經典裡面講,牠什麼業因變成這個小蟲?殺業太重,殺生太多,牠要償命。牠償命的時候,牠一天就可以償幾條命,那他殺的千萬眾生的命就變這小蟲來還命,一天就生死好幾次,就變成這種情形。所以業因果報絲毫不爽,但靈性不滅。

  知道這些事實真相,我們思想言行就不會違背性德,順著性德這是正常的、是健康的。性德,在中國古聖先賢所說的,五倫、五常、四維、八德,這都是性德,我們起心動念、言語造作決定不敢違背,這就正常。正常是什麼?正常是你的靈性,你將來得的這個身相果報是向上升的,往上提升的。如果違反了,不忠、不孝、不仁、不義,幹這些事情,眼前固然得到一點利益,但是要曉得,那個利益是命裡有的,命裡沒有的用什麼樣的手段都得不到。用一些非法的手段得來的,知道命裡有的,你貪污貪得來的還是你命裡有的,你命裡沒有的貪不到,強盜搶到的還是命裡有的,你說冤不冤枉?中國古人講的「君子樂得作君子,小人冤枉作小人」,真的冤枉,你再看到這個叫真可憐。世間人求財、求智慧、求健康長壽,行,沒有問題,有求必應。

  我初學佛的時候,章嘉大師,那是大修行人,我不知道他有沒有神通,但他看我就看得很準,我那時候年輕二十六歲,跟他見面他就把我看透了,這個年輕人一點福報都沒有,還短命。大師很慈悲教我,命裡面沒有財庫,什麼命?叫化子的命、討飯的命,貧賤到極處,賤是沒有地位,貧是沒有財富。他教我「佛氏門中,有求必應」,我也沒求。他教我學布施,這就是轉變命運,他就是教我這麼做,所以他也曉得我初學的時候對這個不太相信。教我修財布施,我說我生活非常艱難,勉強維持生活,哪有錢去布施?他老人家說,你一毛錢有沒有?一毛錢,行,可以。一塊錢?一塊錢還勉強。一個月賺五十塊錢,還勉強。他說,你就從一毛、一塊去布施。我們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,但是我們好處就是聽話,從小學了一個好處,尊師重道,這是我一生能夠有今天就是尊師重道,老師的話沒有懷疑,老師的話我一定去做。

  他告訴我,你一定要有布施的心,這個很重要。事隨緣,遇到了就做,盡心盡力,那叫圓滿功德。當時我還不知道什麼叫圓滿功德,反正聽了大概是一句好話,就真幹。他還給我時間,因為頭一天見面他給我講了六個字,「看得破,放得下」,他送我到大門口,拍著我的肩膀告訴我,我今天跟你講六個字你好好去做六年,真的,六年感應出現了。好像有些事情要發生的時候有預兆,大概在半年的時候我就有預兆以後會有什麼事情發生,都很準確。

  所以財布施得財富,你不是想要錢嗎?要錢從哪裡來?布施,愈施愈多。絕不能用非法的手段,非法手段得來的時候折福。譬如說你命裡頭有十個億,你用的是非法、用的是貪婪,起心動念是損人利己,結果你得來什麼?你得來五個億,你自己很滿足了,其實你命裡十個億已經虧掉一半了,折福,折掉一半了,這很多人不知道。我們看到這個世間大富大貴長者很多,但是統統都虧折了,都沒有達到他命裡頭應該有的,這什麼?他不懂事,迷惑顛倒,心行不正。也不能怪他,為什麼?在這個時代,傳統教育、倫理道德、佛陀教育都已經沒人講了,他怎麼會知道?所以他那種行為,看到社會大眾大家都這麼做法,自己認為這個做法沒錯的,可以原諒的。我們清楚明瞭,在旁邊看得明明白白,看他們在演戲,全是假的。

  法布施長智慧,聰明智慧是從法布施來的,健康長壽是從無畏布施來的。無畏布施裡頭最重要的就是愛心,真誠的愛心,對於小動物、對於苦難的眾生,我們遇到了,他需要人幫助,趕緊去幫助他,全心全力去幫助他,這屬於無畏布施。那這三種果報大家都想要,那為什麼不修因?求佛、求菩薩、求神沒用。佛菩薩要真的能夠保佑賜給我們,那我們不必修了,什麼事不要幹了。他要不賜給我他就不慈悲,慈悲何在?不是的,佛菩薩也無可奈何。所以佛菩薩對我們的保佑、加持,是他把道理講清楚了、方法講清楚了,我們自己要做。真正行還是靠自己,特別是在佛法裡頭。佛法真的它不是宗教,它是教學,所以佛菩薩跟我們是什麼關係?師生關係,他是我們的老師,老師對我們幫助多少我們就清楚,他不能把錢給我們,這不可能的,他也不能把壽命給我們,這都做不到的。所以經典裡面講的道理懂得了,道理懂得了,方法你就相信了,尤其在實驗當中效果卓著。

  在所有布施當中,你看佛在經上講,大千世界七寶布施比不上四句偈的法布施,為什麼?七寶布施解決你物質生活的困難,不能把你境界向上提升,也就是說消不了你的業障。真正消業障、提境界那是智慧。於是我們就恍然大悟,釋迦牟尼佛為什麼不做國家領導人,去做一個職業教師?職業教師能提升自己的靈性,能幫助許許多多眾生破迷開悟、離苦得樂,國家領導人做不到,國家領導人沒法子做到,他能做到,這個功德無比的殊勝。真正了解這個道理,你說他還會去競選嗎?不可能。我們李老師當年在臺中,我那個時候在臺中的時候,臺中蓮社的蓮友,我去的那個時候二十萬人,我離開的時候五十萬人,十年。李老師如果在臺中,他想的我想做臺中市長,只要他說這一句話他就會當選。我們這五十萬人一個人拉個二、三張票他就當選了,他不必到外面去宣傳,用不著。他幹不幹?不幹,還是在蓮社裡天天講經教學好,那個功德比做縣市長是殊勝太多了,這我們清清楚楚看到的。所以我們想到釋迦牟尼佛為什麼不去做國王,要去以苦行僧的身分來教化眾生,這叫大德,真正的大德,這真正是救世救民,在今天講救地球,這功德多大!他來生如果要想做王、做領導人,他到天上去,天王。天王他做不做?肯定不做,摩醯首羅天王他也不做。真正懂得之後,他會走這條路,教學,終身的教師,樂此不疲,釋迦牟尼佛多自在、多快樂。

  方老師把佛法介紹給我,「學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」,實在講我就是他這一句話把我念頭改變了。學佛,真的要學釋迦牟尼佛,學得要像才行,你才能真正得利益,你學得不能不像。實在講像是什麼?終極的目標是回歸自性,這就對了。回歸自性就是佛法裡面講的圓滿證得究竟佛果,在《華嚴經》上妙覺位,回歸自性,離苦得樂達到了究竟,連無始無明的習氣一分都不帶。有人問我,那回歸自性還起不起作用?起作用。為什麼起作用?自性能生萬法,那就是它起作用,它怎麼會不起作用?自性裡面的性德,世尊告訴我們有三大類,第一個是智慧,圓滿的智慧;第二個是德能,那德能無量無邊,第一個德無量壽,無量壽是第一德,如果沒有壽命,你所有這些德、福報全落空了,你沒壽命誰去享它?所以無量壽是第一德;第三個相好,相好偏重在物質現象,物質現象裡頭包括自己的身相,盡善盡美。釋迦牟尼佛在我們這個世間示現的三十二相八十種好,這是人間所謂的貴相他統統具足,一樣不缺。可是在大乘教裡面讓我們看到,佛的報身,報身是靈性提升到極處,超越十法界了,報身。報身,身有無量相,相有無量好。我們這一生能不能恢復?這是我們本有的,不是從外頭來的,這本有的,你想不想恢復?想,真想,真想你就放下,只要你放下起心動念分別執著,你就得到了。

  不遇到淨土,難,這個境界我們想一想這一生不可能。我們這一生能到欲界天就算不錯了,欲界六層天,絕大多數的人是下面兩層,就是四王天跟忉利天。為什麼?往上去不是完全憑福報,修福、修善、積功累德只能到這兩層,往上面去要加上定功。這個定功叫未到定,就是你修禪定沒有達到它的標準,初禪,沒有達到初禪標準。初禪是六十分及格,你不到六十分,只有二、三十分,三、四十分,叫未到定。那就是欲界上面四層天,夜摩天、兜率天、化樂天、他化自在天,這是未到定。這初禪得到,那就離開欲界,就到色界去了,色界四禪十八層天,這十八層與福報有關係,有定、有慧、有福報,逐漸向上提升。所以人間是輪迴裡面的一個樞紐,只有在人間修福、造孽,人間幹這兩樁事情。

  所以我看得很清楚,我常常在說,三善道是消你福報的,你修得很多福報,你要把它消掉,自性裡頭沒有這個東西,禍福都沒有,善惡也沒有;你造的孽,你到三惡道去消罪業,都是消的。所以佛不造這些東西,佛叫造淨業,什麼是淨業?斷惡修善,不著斷惡的相,不著修善的相,永遠保持自己的清淨平等覺,這叫淨業。你一有執著它就有果報。了解這個道理,我們布施恩德,做些好事,心裡頭痕跡都不著,三輪體空。否則的話你來生要受果報,你到天上享福,在人間的時候你大富大貴,這一享富貴又造業,這就是不斷在循環,沒完沒了的事情,很麻煩。造作這些罪業,你心裡頭沒有放下,冤冤相報,生生世世沒完沒了。所以明白之後,別人毀謗我們、侮辱我們、陷害我們,我們聽了之後感恩,痕跡都不著,我們不再幹這個事情了,這糊塗事情。他對我不起,我還去報復他,報仇雪恨,錯了,那就真錯了。乾乾淨淨一塵不染,為什麼?想到經上說的「凡所有相,皆是虛妄」,好事是虛妄,壞事也是虛妄,拉平了、扯平了,平等的。清淨平等是自性、是性德,這裡頭才有自在、才有智慧,才真正的離苦得樂。所以離苦得樂的樂不是我們世間人觀念的這種樂,那不是的,那是苦,那不是樂。真正樂是永遠脫苦,這才叫真正的樂,這些不能不知道。

  縱然是他對我有成見,對我有誤會,我們還是以愛心對他,還是要關懷對他。人不可能沒有過失,古人講得好,「人非聖賢,孰能無過」,過能不能改是他的事情不是我的事情,問題是我要改過,我要學像佛菩薩一樣的心態待人。他對不起我是他迷惑,他覺悟了就不會,慢慢等,他總有覺悟的一天,不要去責怪他,幫助他覺悟,誘導他改邪歸正,誘導他轉迷為悟,這才是真正像個佛弟子,真正像個有一點覺悟的人。常常還念著別人惡,別人沒惡,是自己惡;自己沒有惡,你怎麼會看到別人惡?這個道理要懂。釋迦牟尼佛無比的慈悲為我們做出種種的示現,不但言教,他老人家身教。我們從他一生的行誼去看,他真的沒過失,全放下了。

  琉璃王滅釋迦族,這是無比慘痛的一樁事情,釋迦佛你看他怎麼處理、如何應對?他知道這是過去生中造的孽,對方不饒過他。目犍連慈悲救了五百個人,釋迦族的,他用神通把這五百人放在他缽裡頭,把這缽放在天上,琉璃王滅這個族的時候這五百人逃出去了,釋迦佛跟目犍連說,你到天上看看那個缽裡頭。結果一看缽,五百人化成血水了。目犍連問佛這怎麼回事情?業力,逃不掉,業力。什麼業?佛說出來了,在過去世中,釋迦族是一群捕魚的漁民,打魚的,住在海邊上的,琉璃王這一族就是那些魚,是一個大池塘,魚裡頭牠也有王,這些捕魚的人用的手段很殘酷,把水統統放掉,魚全部撈盡殺掉、吃掉了。魚這一族牠就發誓願要報仇,牠死了以後,你看也到人間來了,釋迦族就是前世滅他們這個族的,這個族群他回報也滅釋迦族。所以釋迦牟尼佛那個時候交代族人,逃亡不要抵抗,有部分釋迦牟尼佛這一族逃到後藏,西藏,逃到後藏以後就沒有再回去了,就在後藏落戶。這個事情是章嘉大師告訴我的,沒有再回去了。所以佛法真的全部都到中國來了,連釋迦族的遺族都在中國後藏定居下來。

  所以人怎麼能害人?你害人,他覺悟,沒事情,他不再找你麻煩、不再報復了;如果沒有覺悟,恨之入骨,生生世世在等著來報復你,你麻煩不麻煩?蚊蟲螞蟻都是生命,你殺牠牠懷不懷恨?懷恨,你想想多可怕,你怎麼能殺人?我們被人殺沒罪過,殺人有罪過,被人殺有怨恨你將來會報復,所以被人殺不要有怨恨,算了,隨他去吧!算了!那你就會上升,你會提升,為什麼?這是屬於德行。沒有怨恨、沒有報復,還要感恩,為什麼?他把我送上去了,他把我提升了,這都是真的。所以善與惡就在那一念之間,你一念覺悟了,造作罪業的人都是善人;一念迷惑了,對你好的人都是冤家債主。這些道理要把它參透,搞清楚、搞明白。

  昨天我們講到須陀洹破五種見惑,見惑裡面身見、邊見,邊見就是對立,決定不與人對立,他跟我對立我不跟他對立,他毀謗我,我讚歎他,為什麼?他總有好處,一個人一生當中幹壞事找不到一樁好事的人找不到,沒有這種人,他做的好事讚歎,他做的不善的事情不提,不要放在心上,這就對了。時間久了,過幾年也許他覺悟了;遲鈍一點的,十幾年二十年他覺悟了;再遲鈍的可能到臨終的時候忽然想起來了,我這一生你看我都是毀謗別人,人家都讚歎我,那個人還是個好人。到臨終才覺悟,有,人都有良心。人性本善,我們記住,那是真的永恆不變。人的不善那是靠不住的,它剎那剎那在轉變,只有善是永恆不變的,因為它是真心,不善?不善是阿賴耶。現在我們對這個事情很清楚,阿賴耶是不確定的,念念都在產生變化,所以這是妄心,這不是真心。

  佛菩薩心目當中,看一切眾生有沒有過失?沒有過失,跟我們看法不一樣,為什麼沒有過失?根本就沒有造作,剎那生滅當中哪有東西存在?所以我們善也好、惡也好,其實都是一種錯誤觀念造成的,這個真如本性裡頭沒有這些拉雜東西,乾乾淨淨。從自性上看一點都沒錯,佛說得對,一切眾生個個都是佛,智慧平等、德能平等、相好平等,沒有一絲毫差別,這大乘教上苦口婆心講得太清楚、太明白了。所以這麼好的東西,你看現在社會很多人不願意接觸,這個我們不能怪他,不願意接觸因素很多,有歷史的因素。

  我自己感覺得很幸運,我要沒有遇到方東美先生,一生不會接觸宗教,都持著一種嚴重的誤會認為宗教是迷信。所以這一生能夠活得這麼自在、這麼幸福,老師的恩德,這樣的老師不容易遇到。遇到,那印光老法師說的話,誠敬,「一分誠敬一分利益,十分誠敬十分利益」。方老師的學生很多,真正得受用的人沒幾個。早年在香港,唐君毅是方老師的學生,新亞書院的院長,好像我一九七七年來的時候他還在。由此可知恭敬心比什麼都重要。我們這個沾光是父母教的,從小就教導我們尊師重道,這一生得的利益,親近三個老師都沒有特殊的緣分,素昧生平,老師見到之後他能夠愛護,特別的關懷教誨,這個恩德超過父母。報父母之恩、報老師之恩沒有別的,那就是提升自己的靈性,依教奉行,我成就了我再幫助一切有緣眾生,全心全力照顧有緣眾生、幫助有緣眾生,這是報恩。

  我有一個好處是你們同學很少有的,我沒有嫉妒心,這是我的長處,我看到別人比我好我歡喜,為什麼?他比我好,他造福,我享福;他不如我的時候,我辛苦造福,他享福。你們看看我那時候在二十幾歲寫這個文章「哲理蠡測」你就看到,所以我很希望別人都比我好,我享福。這是跟別人不相同的地方,我喜歡別人帶頭,我走在他後頭,我跟著他。從來沒有做帶頭領導人這個念頭,沒有,我不幹這個事情。這個接觸佛法就很容易了,我真聽話,老師教的我一定很認真做,所以我們永遠生活在寧靜的環境。鬧市這些染污我盡量避免,你看這一生當中至少五十年沒看電視了,新聞、廣播都不聽了,報紙、雜誌全部拒絕了。還有一些書籍,所以人家送給我的書,我的習慣先看版權頁,後頭有「版權所有,翻印必究」,這書我就不看了。人家問我為什麼?我說他心量太小了,自私自利他能寫出什麼好東西,耽誤我的時間。你看中國古大德寫的文章,印出來的,「歡迎翻印,功德無量」,這個心量多大,所以心量要拓開。大心量,量大福大,反過來量小,福報就沒有了、就小了,所以量要大。

  湯恩比讚歎中國人,中國人的心量大,能夠包容異族文化。他說的這個就是指佛教,佛教是印度的,到中國來中國人接受,他能包容,能包容異族文化,他不排斥,佛教的文化豐富了中國本土文化,這真的。你看儒家講的,明明德、親民、止於至善,那照儒家講的意思不廣,如果佛法來一解釋就明心見性了,那就提得跟佛一樣高。所以你們看《四書》,你看蕅益大師的註解,那就是佛法,就是華嚴境界。這就是異族文化豐富了中國本土文化,這在現在這個時代要提倡。現在還有一些比較執著的人,執著自己的文化最優秀,自己的宗教最偉大,不能跟別的宗教相提並論,我們的神要在當中,別的神都要在下面。佛法講平等的,沒有高下。佛法講主伴圓融,那個主不是單一的、不是獨一的,是輪流做主,好像開會一樣,你做主席,你站當中,別人站旁邊,今天耶穌做主,明天釋迦牟尼佛做主,他那個主席是天天換的。在哪個場合主人是誰,有賓主之分,但是賓是主,主也是賓,他是平等的。

  所以宗教,我們這些年來還真的是一帆風順,我們提出一個觀念,承認宇宙之間有一個真神,真神是造物主。在佛法裡頭沒有這個名詞,沒有真神、沒有造物主這個名詞,佛法裡叫阿賴耶,阿賴耶就是造物主,名字不相同。阿賴耶稱之為性識,從性變現出的識,識才變現出宇宙萬物,這個我們在賢首國師的《妄盡還源觀》裡面,他講得很清楚、很明白,宇宙怎麼來的。佛經裡面稱它作神識,也就是他們說的上帝、真主、真神,都說這一樁事情。現在他們講的逐漸逐漸的趨向於最高的哲學概念,他們講真神,他不是人格,他沒有形相,這跟佛法講的就愈來愈接近,他不是一個形體,他無處不在、無時不在,沒有形相。這個說法很好,逐漸我們互相學習,慢慢的都能接受,都沒有反對的意見,這是宗教團結的一個根。

  我們六和敬裡頭「見和同解」這是根,我們有一致的看法,佛家講的這個一致的看法是非常有道理的。一致的看法是什麼?我們把自己的看法放下就一致了,他不是說我要把我的看法放下要跟你的,你要放下你的成見你要接受我的,不是,我們大家都把成見放下,那是什麼?都回歸自性,回歸自性才是真正的圓滿。我們放下什麼?放下妄念,放下妄想分別執著,自性是圓滿的、自性是統一的,決定沒有差別,所以這個大家服了,不是我聽你的、你聽我的,不是的。今天我們想救自己、救家庭、救這個民族、救這個國家,來拯救地球,用什麼?只有教育,除了教育之外,沒有一樣東西可以能做到。教育是什麼?教育是教人回歸自性,問題都解決了。今天的社會出了問題,出了問題是教育出了問題,教育只講功利不講道德,那問題就出來了,這個功利的競爭幾何級數向上提升,走到最後是地球的毀滅,現在就是差不多快要走到盡頭了。

  有很多信息傳過來告訴我,像2012這種災難什麼時候開始?2012不是結束是開始,現在還沒開始,現在是預兆,最嚴重的但時間不會很長,二0一二年、二0一三年、二0一四年、二0一五年,這最嚴重的,許許多多的災難都會現前,這些災難現在看到了。最嚴重的是什麼?一個是糧食危機,一個是水資源的危機,沒有乾淨的飲水,這是要命的事情,別的還無所謂,你沒有水喝、你沒有東西吃怎麼辦?這是麻煩事情。我們看科學的報告,科學統計今年農作物的產量,因為氣候變化、災難很多,減少了百分之三十,那就多少人要餓死。怕的是第三次核武戰爭是什麼戰爭?爭奪水資源,乾淨的水,搶糧食,這個事情可麻煩了。那要化解這個災難只有把因果教育講清楚、講明白,資源少我們大家來分攤,不要搶奪,搶奪不能解決問題。你搶奪別人的,你把別人殺掉了,他身死了他靈魂沒有死,他過幾天又來了,他來了又要找你麻煩,來向你討命、來向你討債,你怎麼辦?所以這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。解決問題的方法,我們要覺悟,我們很少的資源來平分,中國人講「不患寡而患不均」,真正明理的人他知道。我們要有個愛心,愛一切人,愛自己也愛別人,真正愛自己的人愛別人是可以能做到捨己為人,我可以分少一點我多幫助別人。那你有這個德行,身總要死的,沒有不死的人,死了以後上天更好,脫離這個災難了,好事不是壞事。如果是搶奪爭取別人的,你死了以後墮三惡道,麻煩透了。

  好像是在兩個月前,有個同學送一本書給我看,叫《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》,這本書我看了之後,凱撒大帝派十萬大軍要東征中國、佔領中國,統帥是他第三個兒子,三王子帶這個大軍。諸位要曉得,走路,騎兵三之二、步兵三分之一,從羅馬走到中國走了一年多,一年三個月走到新疆這邊,大概人就死了三分之一,一路上這苦難就損失三分之一。他又沒有援軍,人數只有死沒有增加,所以到中國人數不多。他們是強國,欺負中國人,以為中國人好欺負,結果在新疆第一次接觸跟中國人打了一仗,這一仗打下來,一次戰爭就死了九千人。差不多,他帶了一共十個軍團,這大軍十個軍團,一個軍團就沒有了。所以到河西走廊的時候,他們的信心完全喪失,征服不了中國,最後全軍覆沒。最後剩下兩百多人自殺了,中國人招安要他投降,他們自殺了,很有義氣。你看二千一百多年,這十萬大軍的鬼魂,我們講靈魂,陰魂不散,到現在還相當活躍在活動,到我這來了。那邊的牌位那是他自己寫的,他附體寫的,古羅馬的文字,來求超度,現在皈依了、也信佛了。

  他們在最苦難的時候遇到一位菩薩,菩薩告訴他們,「中國不是你們的地方,你來幹什麼?」這一句話的意思很深,我聽了是很深,你看你沒有這個福報,這個地方不是你的,你到這來你就死。你打仗奪來的還是你命裡有的,你命裡沒有的,不是你的地方。所以回過頭來想想,日本人欺負中國,中國不是日本人的地方,打了八年日本人投降,不是你的地方,你命裡頭沒有,真的是「一飲一啄,莫非前定」。你的地位多高、你的財富多少,全是命裡注定的,你用什麼方法也沒有辦法在你命裡注定加一點點,你沒辦法。能加一點那是什麼?袁了凡先生講的修德,你修德你才能增長,你要用非法的手段、貪婪的這種心,只有打折扣、只有虧損,不會往上提升,這個道理要懂。我說我看這本書花了差不多兩個星期的時間,最有受用的就這一句話,說明「命裡有時終須有,命裡無時莫強求」,強求不到,特別是非法的手段,那是造大罪業。受害的人愈多,你的罪就愈重,不值得。

  三寶出家弟子一定要持戒律,絕不能欺騙信徒,欺騙信徒沒有不墮阿鼻地獄的。你在這個世間欺騙信徒,得到信徒的供養,你在那裡享福,你能享幾年?你能活多少歲?你死了以後怎麼辦?天天念佛求往生,你真能往生嗎?往生的條件,信願行是講方法,那不是真正條件,真正條件是什麼?心淨則佛土淨,你心清不清淨?你有自私自利,不清淨;你有是非人我,不清淨;你有名聞利養,不清淨;你還有貪戀五欲六塵享受,不清淨;有貪瞋癡慢,不清淨,你想想這些。所以我非常感恩章嘉大師頭一天就教我放下,太有道理了,放下幫助你看破,看破幫助你放下。佛真慈悲,佛門了不起,有求必應,求財得財,求富貴得富貴,求兒女得兒女,沒有一樣求不到的,你求成佛都得到了,其他的那叫雞毛蒜皮,哪有求不到的?它有方法、有道理,如理如法的求沒有求不到的,那你得來是真的,是正確的。非法非理求到的都是罪業,這個罪業的果報非常悽慘,不能不知道。

  今天最大的功德是什麼?你能夠幫助正法久住,因為正法能救全世界、能救人心,正法就是中國傳統文化,這正法。怎麼幫助他?自己做到,天天教別人。現在教人利用網際網路,你在一個地方講,全世界有緣的人他收看,收看就是有緣,都得利益。不一定在一個講堂,有個小地方就行了,就能成就無量功德。有大福德的人培養底下的人才,那個功德是無量無邊。

  這個事情我這一生當中看到很多人有這個緣分錯過了,星雲法師我們是好朋友,四十年前他建佛光山,辦一個東方佛教學院,學生有一百三十多個人,請我去做教務主任。我在山上住了十個月,我跟他建議把一百三十個學生分班,三個人一班,就三個人一個小組,專研究一部經,期限十年,中國古人講「十載寒窗,一舉成名」。三個人搞一部經,三個人當中有一個成就就成功了。一百三十個人差不多有四十部經,能分成四十個小組,將來十年之後就有四十部經,這四十部經頂尖的。學《彌陀經》學十年,他十年之後就是活阿彌陀佛,學《普門品》就是觀音菩薩,學《地藏經》就是地藏菩薩,專攻一部,我說十年之後佛光山佛光普照世界。他說,好是好,這不像學校。我說,不像學校能出人才,學校出不了人才。他還是堅持他的,這是一次機會失掉了。如果他接受我的意見,我就不會離開佛光山,我就會幫他一輩子,這還得了!你看這麼好的一個機會,他有福報,我知道我看得很清楚,他不接受,這個機會失掉了。

  第二次的機會就是韓館長,我們也準備,我跟她講了很多,她也同意,準備在景美開班教學,沒想到她壽命到了走了,她的兒子不能繼承她的遺志,這個機會錯過了。如果兒子能夠繼承他母親的遺志,那這一家人的功德不可思議。這第二次,我們看到這個機緣,難!真難!第三次在新加坡李木源居士,我們合作了三年半,也是有計劃進入長期教學,因為三個月的辦班,培訓班,那是做實驗,這個實驗成功了。成功之後,我們就想在短期班裡面挑選好的學生,我們不要報名,挑選好的學生深造,我們再做五年、七年這樣長期的能夠把人才培養出來。沒有想到當中起了變化,不知道是什麼人造謠生事在那裡挑撥是非,李木源居士的觀念轉變了,那我們就得走路。這個情形,真的,我一到新加坡,我們這些悟字輩的同修我就告訴他們,好像到新加坡第二天我就跟大家講,二十多個人。我說我們到新加坡兩位護法,這兩位護法有一個出事情我們就要準備走路,哪兩個?外護李光耀先生,內護李木源先生,這兩個人一個人出事我們就準備走路。結果沒有想到是李木源居士出了問題了,我們得趕快走。

  走到澳洲也還不錯,澳洲政府對我們很照顧,我們在澳洲可不可以做?可以做。但是還有個什麼?親情放不下,親情是什麼?祖國。祖國有難我們不能不問,我們學佛的人知道,佛法要在祖國建立的話,祖國什麼問題都解決了。但它不相信,我們就在香港,靠近邊緣上,我們把功德迴向祖國。這是什麼?這是一點祖宗的親情,是這麼一個原因。但是我們總希望,現在香港好像機緣慢慢的成熟了。如果能在香港,我們能夠有足夠,也不要太大,我們能夠大家在一起修學的不要多,二十個人,能有這麼一個小的場所。我們這裡還有三層樓,在旁邊附近找個能二十個人居住的宿舍環境,有個小教室,我們在那裡修學能成就。但是時間一定要十年,基本的東西就是四個根非落實不可,這四個根要天天講,每天至少一個小時,永遠不能中斷。《弟子規》要落實、《十善業道》要落實,講什麼東西?天天學習什麼?《太上感應篇》跟《沙彌律儀》。這兩樣東西如果天天講,你能夠聽上一年、二年,你心裡不敢動邪念,為什麼?你會想到果報太可怕了,你敢嗎?不天天講不行,你聽一遍、二遍沒用處,那就阿賴耶識裡頭種個善根而已,哪一輩子起作用不知道。所以我看東西的時候,你們依近我的同學都知道,我通常看一樣東西至少十遍,這我基礎,一般的時候能有時間一定看三十遍,你才會有一點印象。

  我這一生跑了這麼多地方,沒有學壞,什麼原因?我很清楚,天天沒有離開經本,就這麼一樁事情。天天沒有離開講席,講席是什麼?勸別人,假的,勸自己是真的。別人能得多少受用,那是他的事情,我不知道,自己真得受用。真的,把什麼境界在眼前全擺平。尤其因果看透了,因果看到什麼?看到事實真相,也看到社會的病端、病態,地球的病態根源在哪裡,你就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。能不能拯救?能,而且拯救很快,在佛法的理論講一念之間,一念迷,災難來了;一念覺,福報現前了,轉迷為悟就在一念。那一念為什麼轉不過來?我們的煩惱習氣太重了。所以自己知道,薰習時間久了,有個幾年時間薰習不是不知道,毛病還照犯,為什麼?那就是習氣太重了。重不怕,只要長時薰修,十年不行,二十年,二十年不行,三十年,三十年不行,四十年,差不多都轉過來了。我自己走過這條路我有這個經驗,所以長時薰修比什麼都重要,清淨心現前,基礎就真正建立了;再向上提升,平等心現前,功夫得力了。

  那今天我們清淨心都沒有,你怎麼樣修學功夫都不得力,不得力你就免不了造罪業。造罪業有時候是有心的,有時候是無意的,不管你是有心、是無意,果報都得要承當。不能說無心的就沒有果報,無心的有果報。果報輕重,不是對自己,是你對眾生的傷害有多大。眾生傷害裡頭最嚴重的是給他負面的影響,你要不要承擔這個責任?現在一般都是不良的風氣,我常常跟一些比較親近的同修道友們說,還有一些訪問我的人,今天的世界誰掌管世界?二狼神,二狼神是什麼?一個是財狼,一個是色狼,二狼神統一了這個世界,你有沒有辦法跳過他的手掌?你要跳不過這個手掌,那將來三途有分,非常可怕。它普遍,變成了二十一世紀的文化特徵,二狼神。這是一定要有高度的警覺。

  在今天,最大的好事就是培養底下一代的人才,真正嚴格的持戒,持戒是德行,第一重要,有德行而後有學問。學問要智慧不要搞知識,為什麼?知識你心定不下來,知識不能夠圓滿解決問題,解決問題全都有後遺癥。所以你要曉得,二00七年英國劍橋的這位漢學家,老教授,麥大維教授,到香港來跟我談了六個小時,希望我到劍橋辦個書院。好事情!劍橋大學在全世界排名第三,很瞧得起我。我說我不能去。問我為什麼?我說,你們學校的制度框架加給我,我就不能教學生。這學校我都去看過,我了解他們。他說,那你用什麼方法教?我說,我沒有方法,我們老祖宗有方法。他就很驚訝,老祖宗有方法,什麼方法?《三字經》念過了,他會背,《四書》他會背,很了不起,這是外國人英國人,說的一口標準的北京話,我們自嘆不如,那他是真用功。

  我說《三字經》前面的八句話,是我們老祖宗千萬年來教育後代最高的指導原則,你看他都會背,念得那麼熟,他也會講,這個他就沒有發現到。我這一提醒的時候他一驚,我說辦教育第一個理念,肯定「人性本善」,你要有這個肯定。像佛,佛教化眾生第一個肯定,「一切眾生本來是佛」,這個他的方向目標就確定了。教育是什麼?把一切眾生回歸到本來佛,教育成功了。中國古聖先賢教育沒有別的,把人統統回歸到本性,不就解決了嗎?人為什麼會變壞?變壞是習性,你看「性相近,習相遠」,習性就是你的生活習慣。中國古人講「近朱則赤,近墨則黑」,你會被環境感染,環境好,你接近都是聖賢,你自然變成聖賢;那你接近二狼神,那有什麼辦法?一點辦法都沒有,你一定跟他同類了,就這麼個道理。習性不善,不善跟善的距離愈拉愈遠,所以才要教育。所以「茍不教,性乃遷」,這就是一定要辦教育,中國人辦教育念頭從這生起來的。怎麼教?「教之道,貴以專」,中國千萬年前老祖宗的經驗,我們要變一套,一變就壞了,問題就出來了,世世代代都遵守這個方法。

  我在臺中跟李老師十年,李老師完全用中國傳統方法,他雖然開了一個經學班教學生講經,但是完全用私塾的方法。他一次教兩個人,兩個人學一部經,他教兩個人什麼?兩個人上臺去講經,一個是講普通話,一個講閩南話,好像在翻譯,其實講稿是一樣的,一個人講一段,是一樣的,用這個方法,所以兩個人一組。這兩個人坐在他對面,對面一張桌子他教你,其他同學旁聽,二十多個人旁聽。他這一部經學完了,再輪流到下兩個人,他坐前面,他們就在旁聽,用這個方法,私塾教學法。我到他那個班上是最後去的,所以我的名字排在最後,要輪到我的話,得要兩年才能輪到。二十多個人,一個同學學一部經至少是一個月,最長是兩個月,所以輪到我這末後一個人恐怕要兩年之後。我在臺中住了一年三個月就離開了,所以沒有輪到我,我是在那裡旁聽的。

  可是我旁聽全聽會了,我比那些同學都厲害,我都聽會了。我年輕有兩個特長,第一個記憶力好,第二個理解力很好,所以老師在那邊教他,我在旁邊,他們沒有學會,我都學會了。所以我到那個班上大概不到兩個月,我就變成老師的助教了。老師教人非常嚴格,他給你講,你專心,全心聚精會神去聽他講。因為講經是複講,你不能夠用你的意思來講,完全是把他的話重複,這就像阿難結集經藏一樣,所以佛教裡頭培養法師是這樣培養出來的。絕對尊師重道,你有意見,有很好的,不可以講,訓練什麼?訓練你的忍辱波羅蜜,你不能不忍。所以它這個裡頭作用很多,訓練你忍辱、訓練你持戒、訓練守法。你說沒有聽到的,聽得不清楚、記不得,就得問老師,老師先罵你一頓、打你一頓,不告訴你。他說,我要是告訴你了,你還有個僥倖的心理,頂多挨個罵、挨個打,老師還會不會講?不講。你就一點辦法都沒有,逼著你非聚精會神去聽不可,用這種方法。可是我在那裡大概我聽一遍,我有把握能夠記住百分之九十五,所以老師講一個小時,我也差不多可以上臺複講講一個小時,完全他的,沒有加一句話,我有這個能力。所以那些同學都找我了,沒有聽懂的地方都來問我,我給他們幫助很多。

  所以我離開臺中之後,出家的緣成熟了。我一出家,白聖法師就把我找去,他辦了一個三藏學院,我就在三藏學院教書,一出家就教學,外面請講經我也去。這就是章嘉大師教導我的學釋迦牟尼佛,釋迦牟尼佛一生講經教學,除這個之外什麼事情都沒幹。而且是什麼?終身教師,沒有當校長。他沒有把學校組織起來,沒有,學生雖然多,依舊是私塾,這值得我們思考,他為什麼這麼做法?他為什麼不訂像中國叢林制度?學生那麼多,我們估計不會少過三千人,常隨眾一千二百五十五人,臨時來的不會少過常隨眾,他為什麼不組織?這個裡頭有道理,我們要好好去參。一個理由可能是沒有任何組織大家心平等,對於修清淨平等心會有幫助,有這麼一個作用。另外一個作用是專心學習,他不分心,各人生活各人自理,也沒有義工服務,都是各人自理。釋迦牟尼佛自己的事情也是自理,他帶頭。到年老的時候阿難給他做侍者。阿難是他堂弟,他們堂兄弟八個,阿難最小。佛成道那一天好像阿難出生,釋迦牟尼佛大阿難三十歲,他三十歲成道,所以那是個小弟。阿難好像二十歲出家,釋迦牟尼佛五十歲,帶著這個小堂弟。這個小堂弟很聰明,記憶力好,一遍聽了之後永久不忘,這也是再來人,來傳法的,就是將來結集經藏的,結集經藏完全用複講。所以複講這個制度從阿難開始,一直到民國初年都是這樣子。

  太虛大師創辦佛學院採取西方的方法,像學校這樣有課程,但是其他的法師不是的,統統老辦法。演培跟我也是好朋友,早年,他是十幾歲出家,小沙彌,沙彌出家,跟諦閑法師,諦閑法師教他的是老辦法。以後聽說太虛法師在廈門辦了個閩南佛學院,他是偷偷的離開觀宗寺,離開諦閑法師的道場,開小差跑掉的,跑到廈門去進太虛法師的佛學院。很可惜!他如果說是能夠聽諦閑老法師的話,他是一代祖師。所以傳統的東西真好,這一變革問題都出來了。中國人講薑是老的辣,老的東西真好,禁得起考驗。所以李老師在臺中還是用傳統方法,新的辦的這些佛學院都沒有成功、都失敗,這是給我們的教訓,我們要認真思考,中國老東西有它的價值在。維持傳統,社會絕對不會動亂,地球不會有那麼多災難,傳統重要。

  修福,最大的福報在佛門,佛門真叫無上的福田,但是佛門修福是智慧,今天佛門能不能修到福?修不到了,為什麼?田壞掉了。就像現在土地全用化肥、用農藥把土地都種毒了,生長的東西都變質了,這個事情嚴重。土地是活的,那個泥土、沙石都會看、都會聽、都懂得我們的意思,我們的念頭善,它回應的是善;我們念頭不善,它回應的是不善。你用這些化學品去毒它,稻米是可以讓你長,長得又好看又大又肥,沒有營養,裡面還帶病毒,讓你吃了之後,病從口入,它報復你!不可以虐待它,為什麼不用正常的方法?我以前看過湯恩比跟日本池田大作的談話,他們出了一本書我看到的,湯恩比在談話裡面談到,提倡也是勸勉農民應該恢復過去人工的種植,他不贊成這種機械化跟這個化學東西來種植,他不贊成這個。他說一定恢復到從前農耕,那才是真正健康的,這很有道理。

  我們現在在澳洲,現在買了不少土地,大概有多少?不少,一個英畝是六個中國畝,六八四千八,差不多是中國的五千畝,我們準備幹什麼?準備種植,我們想種稻米、種糧食,我們來做示範,不用農藥、不用化肥,我們這個農田裡面用念佛機,讓所有這些稻米蔬菜都聽「阿彌陀佛」,好。我們的菜園搞成功了,我們有十幾種蔬菜的品種,有三十多種水果的品種,年年豐收。所以附近這些農民看到我們都很羨慕,都來問我們怎麼種的?我們就告訴他,我們用阿彌陀佛佛號種的。澳洲土地便宜,很容易得到,所以這個事情好事情。我們相信人傑地靈,我們不敢講傑,我們講人好,地就靈了。咱們做個好人,不要做壞人,做個好人,地就靈了。地靈,土地幫助我們,它也來做示範,它也來行菩薩道,常常勸它,跟它溝通、跟它講開示,要勸大地行菩薩道。為什麼?做一個示範區,能夠讓很多人來參觀、來學習,我們拒絕化肥、拒絕農藥,機械化大概還是不能避免,因為澳洲土地太大,這個人工太少,機械化是可以用的。但是我看那個機器太大了,真嚇人,那個機器,差不多有我們這樓高,機器真大,一個人操作就可以種幾百畝的地。我們現在的市長他就是搞農耕的,他有很大的農場,照片拿來給我們看,機械化耕種,他對農耕非常有研究。

  我們時間也不多了,也快結束了,同學們,我們真的要發大心、發大願,來到這個世間,稀有的因緣碰到這一次的劫難,我們要做一個好樣子,不能做壞榜樣。做好樣子必須具備兩個條件,就是佛離開我們的時候說的兩句話,「以戒為師,以苦為師」,能夠做到這兩句話,正法就能夠久住世間,不能怕苦,不能不做好榜樣,好榜樣就是持戒。出家人一定要把《沙彌律儀》百分之百的做到。弘贊法師的註解註得好,他有成套的戒律全書,不但有《沙彌律儀》,有比丘戒、有菩薩戒,它有一套,這一套在臺灣很容易得到。這是早年我從香港帶回臺灣一套木刻版本的,這一套書三十多冊,現在好像精裝大概只有五、六冊的樣子,很好。這個東西天天要讀,每一天至少要抽出一個小時天天閱讀,反覆的去學習它,盡形壽不中斷,活一天我每一天至少念一個小時。

  念的時候對照自己起心動念、言語造作,我們能不能把如來的正法恢復就在這一句。這個我們做到了,我們對得起佛陀,別人怎麼做的咱們不管他,各人行各人的道,我們也不毀謗別人,也不批評別人,這是最大的忌諱,可以和平共存。所以今天我常常講,今天的佛教在這個社會有六種型態可以和睦相處,各人走各人的路,他們對我們怎麼樣的態度不理,我們對它友善,慢慢的改善關係。不批評別人、不毀謗別人,自己做出好樣子,謙虛,不可以有傲慢,一有傲慢就完了。夫子說的話要記住,「如有周公之才之美,使驕且吝,其餘不足觀也」,你只要一有點傲慢就完了,你修偏差了、修錯了,你德行全毀掉了。愈學愈謙虛,古人講得好,「學問深時意氣平」,哪有真有學問的人心浮氣躁?沒這種人,一定是很溫和,柔和質直,謙虛卑下。孔子見童子他都那麼謙虛,釋迦牟尼佛見到乞丐都那麼尊重、都尊敬,這個要學,給我們做出樣子出來。所以不可以有傲慢心,不可以有嫉妒心,不可以做障礙任何人的事情,都不做,要好好修自己。好,今天我們的談話就到此地,謝謝大家。

邪恶漫画下载